驻日美军2名空军士兵确诊感染:近期从欧洲返回冲绳


对于上述卖家出售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,一位律师人士对中新经纬(微信号:jwview)表示,目前尚不清楚卖家是如何获取这些人脸数据的,可能是买的,也可能是入侵监控或考勤系统获取的。但不论怎样,未经授权,获取公民面部照片,并出售获利,是违法的。而从网络上爬虫,或者从朋友圈、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获取他人人脸照片,是如何实现的?又是否违规呢?卖家B对于是如何搜集到这些照片的,没有作出解释。在某头部电商平台做图像识别的工程师明成(化名)平时接触大量的人脸数据,他告诉中新经纬记者,通过爬虫技术,从网络上抓取公开的人脸照片数据完全可以,“现在一些国外实验室已经公开了很多人脸数据,网上就可以下载。还有一些,比如网购平台上卖口罩的店铺,可能会拍摄一些模特图片作展示,这些照片也是可以抓取的。至于直接从朋友圈、微博获取照片,据我了解,目前实现不了。这些卖家大概率是一张张手动搜集的,圈内流通,不断丰富图集,或者直接从别处买来的。”明成说。上述律师表示,他人上传到社交平台的图像,只是这些肖像权人在行使自己的肖像权,如果没有明确授权他人使用的,任何人出于商业目的而进行使用,肯定是会侵犯他人肖像权的。胡钢表示,从理论上讲,所有从网上抓取数据的行为都应该得到权利人的许可,如果用于商业化则要支付一定的报酬。“比如在朋友圈这种特定系统内,对于肖像,其他人仅有看的权利,没有使用或售卖的权利。如果未经授权许可将肖像用作他用,就算侵权。”胡钢说。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丁晓东在谈到此类问题时曾表示,“我认为爬取公开的图片本身没有问题,比如明星的图片,但这一行为也需要根据图片的来源和图片的场景来认定,如果对微博和好友相册等半公开图片进行爬取,由于存在生物识别信息,存在一定风险,爬取就需要有一定的限制。”03 29日,记者从北京市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获悉,

目前北京工作日尾号限行暂未恢复,工作日早晚高峰交通压力持续增加,下周行驶缓慢路段将进一步增多、影响范围更大。

2018年9月,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再审决定,认定吴春红犯故意杀人罪的证据不确实、不充分,指令河南高院进行再审;2019年10月24日,该案在吴春红服刑的浙江省金华监狱再审开庭。

2004年11月15日,河南民权县周岗村两名孩童“毒鼠强”中毒,一死一伤,吴春红被认定为因琐事“投毒报复”的凶手。2005年6月23日至2007年10月30日,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三次以故意杀人罪,判处吴春红死缓。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三次以“事实不清”为由,发回重审。

李长青律师认为,该案存在诸多疑点:投毒动机说法多变,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吴春红投毒。同时,投毒现场未提取到任何与吴春红有关的证据。自2004年入狱以来,吴春红本人一直喊冤并持续申诉。

卖家A表示,他手里大概有2万张戴口罩的人脸图片,“一半是从网络上爬(虫)的,一半来自于现实世界。”该卖家说,“爬的那些照片,有的是模特,有的是公开的人脸数据集;而现实世界那部分,则是人们上班打卡或进出小区门禁时拍的面部照片。”

网上获取人脸照片违规吗?

“戴口罩的人脸照片,要多少我有多少”

2008年10月,商丘中院判处吴春红无期徒刑,河南高院于次年7月维持该判决。

“该案存在诸多疑点。定案除了吴春红本人的有罪供述外,没有一份直接证据能够证明吴春红在案发现场投毒;吴春红本人称,其有罪供述是在刑讯逼供、诱供下作出的。”李长青说。